想念你那么久了

2、玫瑰少年(2) (1/4)
    “我去,怎么是她?”

    裴子熠揉揉迷蒙的睡眼,在看清台上女生的面容之后发出声压抑的惊呼。

    这动静吸引了后排小范围男生的目光,祁燃也偏过头看他。

    “你认识她?”前坐的宋砚回头看他,趁机将头埋在高高的书堆之下咬了口没吃完的肉包子。

    裴子熠皱眉“啧”了声,表情变得古怪。过了会儿,他拿起笔头戳了下左前方祁燃的后背,“你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五班有个执勤的女生总是瞒着老师放我一马?”

    “嗯。”祁燃应了一声,隐约记得有这么回事。

    宋砚一头雾水,“什么执勤?什么放你一马?”

    “就我早上不总是迟到被记‘光荣榜’嘛,因为这事儿没少被老孙罚。有次我迟到,门口执勤的女生不仅没记我名字,还帮我跟老师打掩护,这样的事情足足发生了四五次吧。”

    裴子熠朝徐知岁所站的方向抬了下下巴,“喏,就是她。”

    宋砚认真打量了几眼台上的女生,总觉得她有几分眼熟。

    “我想起来了,她不就是五班那个班花吗?高一入学她作为优秀生代表在国旗下讲话的时候就扬言一定会进我们班,当时还挺轰动的,没想到真被她考进来了。”

    裴子熠挠了把睡成鸡窝似的头发,“你说她为什么非要进我们班?”

    “……”

    这不是问了句废话吗,但凡有点上进心的学生,谁不想进重点班?

    宋砚又啃了口包子,正要开口说什么,却见他抱臂靠进椅背一本正经地说:“我觉得她是冲我来的。”

    “?”

    想了想,裴子熠又补充了句:“我觉得她暗恋我。”

    “……”

    宋砚一个没忍住,直接喷了出来,同桌祁燃遭了殃,微微皱了下眉头。

    “不好意思啊祁燃,主要是这家伙的笑话讲得太惊世骇俗了,我没忍住。”宋砚一边憋笑,一边急匆匆从抽屉里找出纸巾替祁燃擦校服。

    祁燃拂了拂衣摆,淡淡道:“没事。”

    裴子熠伸长腿在课桌下踹了一脚宋砚的椅子,“你什么意思?暗恋老子的人很多好不好?”

    他好歹与祁燃并称为六中的“双子星”,虽然成绩比祁燃差了些,但要长相有长相,要身高有身高,追捧者不比祁燃少。

    话虽这么说,可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就是让人觉得怪好笑的。宋砚捂着肚子说:“可你凭什么认为人家喜欢的是你?”

    “不然她包庇我的事怎么解释?肯定是喜欢我才那么做的,你说是不是祁燃?”

    祁燃没什么反应,笔尖停留在某道选择题上一直没动过,墨水凝成了个黑点。

    裴子熠见他在走神,又喊了他一声,祁燃这才回过头,漆黑的眼睛不辨情绪,声音也是一贯的平淡温和,“我又不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