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你那么久了

3、玫瑰少年(3) (1/4)
    “祁燃?”

    孙学文想起祁燃整洁的卷面,笔锋苍劲有力,一看就是特意练过书法的,不由点了点头,“他的字倒是不错。不过这事你们得先问问他的意思,祁燃作为班长每天要忙的事情已经够多了,重点是——”

    “不准他耽误学习!”秦颐挠了挠耳朵,嬉皮笑脸的,“孙老师你这话全班都会背了,谁不知道他是你的心头宝贝啊。”

    “没大没小。”孙学文剜了她一眼,摆摆手,“走走走,这事就这么说定了,有什么困难再向我反映,赶紧回去看书去。”

    从办公室出来,徐知岁还没从刚才的震惊中缓过神来。孙学文是何等人物,竟然有人敢和他那样讲话?思及此,她看向秦颐的眼神里不由地透出几分敬佩。

    秦颐见她欲言又止,捂嘴笑了:“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不怕死?”

    “他很严的,你不怕他吗?”徐知岁上学期被孙学文监考过,那场景光是回想都觉得窒息。

    “其实他是我姨父,私底下人挺好的,就是把成绩看得比较重。你知道我们班同学给他起了绰号叫什么吗?”

    徐知岁茫然摇头。

    “偷窥哈士奇。”

    “噗……”徐知岁没忍住,笑出了声,“为什么呀?”

    “因为他趴在后门偷窥我们上课的模样特别像只哈士奇!”

    “……”

    两人说笑着往教室走,秦颐大方地挽住徐知岁的胳膊,“对了,你怎么会想到让祁燃来出板报的?”

    “我小学和他是同学,那时候老师就常夸他写字好看。”

    “是嘛,原来你们早就认识啊。那你应该知道他有多厉害吧?次次考试年级第一就不说了,听说这次全国物理竞赛他还拿了一等奖。总之在我们班就是学神般的存在,各科老师的心头宝。你别看他上课总是戴着耳机一副与世隔绝的样子,他要是突然抬头看黑板,台上的老师就要心慌了。”

    “为什么?”

    “因为那肯定是老师讲错了。”

    “……哈哈哈哈……”两个女生笑作一团。

    徐知岁性格开朗,人缘很好,属于走到哪都不缺朋友的那一类人。而秦颐是班上十个女生中为数不多性格活络的,和谁都能说上几句。

    在老孙的“撮合”下,两人迅速搭建起友谊的小船,成了一班最养眼的一对姐妹花。

    后来在人生最灰暗的那段时光里,徐知岁多么庆幸还有这样一个好朋友陪在自己身边。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走到教室门口,第二节自习已经开始了。素有“灭绝师太”之称的英语老师在讲台上坐班,两人见到她立刻绷住了笑,低眉顺眼地走进了教室。

    分开前,秦颐扯了扯徐知岁的衣摆,小声道:“我和祁燃不太熟,你去和他说。”

    徐知岁当时点头答应了,回到座位后却一直纠结该如何开这个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