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你那么久了

5、刻在我心底的名字(2) (1/4)
    祁燃的作文条理清晰,层次分明,是那种让人看完会打心底自愧不如的好文章。

    徐知岁才看了两段就被他丰富的阅读量给震惊到了,难怪语文老师那么夸他,这文笔谁看了不说句厉害?

    他在作文里说,他最佩服的是保家卫国的军人。

    这和他的家庭背景有一定关系,他的爷爷曾是抗美援朝的老兵,爸爸也在部队上呆过,他从小就听长辈们讲军人的故事,很向往成为和他们一样坚毅勇敢的人。

    因此他很早就开始规划自己的未来,最近的目标是考上国防科技大学。

    这个想法让徐知岁感到惊讶,她一直以为以祁燃的成绩大概会进入清北之一的大学,毕业之后顺理成章留在帝都工作,却不曾想他还有一股不为人知的家国情怀。

    当然,惊讶的同时她还有一丝丝的难过,她喜欢的男生清晰地规划好了将来,而她却连自己想考什么大学也没认真考虑过,这样比起来她还真是个除了美丽啥也不是的小废物。

    国防科技大学好像在南方吧……

    而她从小比较恋家,父母大概率是会让她在帝都本地上大学的,这样一来和他之间的距离就更远了……

    “不是吧?写个作文而已,你不至于哭鼻子吧?”

    裴子熠听见旁边有吸鼻子的声音,下意识看了眼徐知岁,惊讶地发现她眼眶竟然红了。

    “多大点儿事儿?大不了你网上抄一篇交过去不就行了?”

    “别乱说,我才没有,我就是太困了打了个哈欠。”徐知岁打死不承认,却偷偷揉了揉眼睛。

    把试卷还给祁燃后,徐知岁默默打开了自己的作文纸,但脑袋一片空白,整整一个晚自习愣是没写出半个字,放学回家后不得不挑灯夜战。

    为了让老师满意,她绞尽脑汁想了个神圣而崇高的职业,落笔写道:我的理想是成为一名医生。

    果不其然,第二天重写的作文交上去,语文老师没再找她麻烦了。

    周五晚上没有自习,下午上完最后一节课班上的同学就跑没影了。

    徐知岁见时间还早,就问秦颐要不要留下一起把没画完的板报画完。秦颐非常爽快地答应了,说正好不想回去听她老妈唠叨。

    “你不知道,更年期的女人有多可怕,我和我爸在家都不敢说话,生怕说错什么我家那老佛爷就炸毛了。还是你家好啊,你妈妈又温柔又民主。”

    “你羡慕我?我还羡慕你呢!你家老佛爷好歹给你买能拍照能听歌的新手机,而我家周韵女士呢,拿了个我奶奶的老年机让我将就用,那个旧手机一来学校就没信号。”

    ……

    徐知岁踩在凳子上涂色,秦颐帮她扶着凳子,时不时再递个尺子拿个颜料。只是今天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秦颐没待多久就开始闹肚子,短短半个小时就往厕所跑了两次。

    她第三次往厕所跑的时候,徐知岁手里的活已经完成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就等周一祁燃来了在空白处补上文字就行。

    她收起了颜料和调色盘,劝秦颐去医务室找老师瞧瞧,秦颐晃着脑袋拒绝了,说自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