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你那么久了

9、小太阳(3) (2/5)
她牵了下唇角,试图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轻松一些,“而且啊,癌症这东西吧玄乎的很,之前不是有个新闻说六旬老人坚持锻炼、保持良好心态然后抗癌成功了吗?说不定阿姨就是下一个医学奇迹呢?”

    徐知岁知道,拿好朋友的不幸经历来安慰他人并不可取,然而祁燃目前的状态实在让人担心,这个时候她也顾不上许多了。

    只是这一番话说完,回应她的又是漫长的沉默。

    徐知岁默默叹息一声,心想这种事也急不得,总要给他一些时间让他自己消化,语言无法治愈人心,陪伴却可以。

    她仰头眺望远方,祁燃却在这时抬头意味不明地看着她。

    她心咯噔一下,僵硬回头,小心翼翼问:“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我说错了吗?”

    “不是。我只是觉得……”祁燃认真地看着她,“你好像永远这么乐观。”

    “……”徐知岁赧然,敛眸抿唇,悬空的小腿贴着屋檐晃了晃,小声嘟囔:“其实也不是所有时候都这么乐观的……”

    面对你,我也会有自卑的时候。

    祁燃牵了下唇角,望着天空深深呼吸,“不过,还是谢谢你安慰我。”

    医院人来人往,楼底下的行人瞧见楼顶坐着两个人,连忙向保安说明情况。保安见状吓了一跳,以为是有人要跳楼,当即拿着大喇叭高喊:“那两个学生,有什么事情好好解决,千万不要想不开啊!”

    “……”

    楼顶上的两人相视一笑。

    祁燃从护栏上跳下来,搭了下徐知岁的肩膀,“走。”

    //

    两人从安全通道下来,和匆忙赶上去查看情况的保安擦肩而过,保安没认出来他俩,风风火火地往天台去了。

    徐知岁吐了吐舌头,眼神无辜地望着祁燃,“我们好像闯祸了。”

    祁燃双手习惯性插在裤兜,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回到住院部十一楼的时候,电梯门正好打开,人蜂拥而出。

    最后头走出来一个扎双马尾穿蓬蓬裙的小姑娘,眼睛滴溜溜地打量着周围,看见祁燃,眼眸一亮,甩开牵着她的中年妇女扑上来,抱住他的大腿撒娇。

    “哥哥!”

    徐知岁愣了一下,看着祁燃新多出来的腿部挂件问:“你妹妹?”

    “嗯。”祁燃应声,捧起小姑娘肉乎乎的小脸,轻柔擦拭她脸颊的泪痕,问:“柚柚,你怎么来了?”

    祁柚撅起小嘴,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你和爸妈好久都没回家了,我害怕,我好想你们!”

    “不好意思小燃,柚柚在家实在闹得厉害,老爷子说这么瞒着她也不是办法,就让我带她过来了。”中年妇女衣着朴素,应当是祁家的保姆。

    “没事张姨,她迟早要知道的。”祁燃回。

    祁燃带妹妹去了病房,一路上小姑娘显得十分不安,躲在哥哥身后不停追问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