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你那么久了

14、好好(3) (1/4)
    十一月底,六中举办了一年一度的秋季运动会。

    说是秋季其实并不合理,因为那时帝都已逐渐入冬,不少人裹上了厚厚的毛衣和棉服。以往这个时候,帝都已经迎来了初雪,今年却迟迟没有动静。

    开幕式这天,天气阴沉,全校师生站在平坦开阔的田径场听着校领导冗长的发言,冷风直直往领口里灌,冻得手脚失去了知觉。

    在六中两年多,高三的老油条们早已对行动会失去了兴趣,重点班的学霸们尤甚。高考在即,谁也不愿耽误时间,与其去操场上跑得一身臭汗,不如在教室多刷几道题。

    理三一班阴盛阳衰,尽管孙学文鼓励大家踊跃报名,但不少女子项目仍然无人理会。仅有几个报名参加的,还是体育委员宋砚求爷爷告奶奶求来的。

    非常不幸,徐知岁就是其中一位。

    那天宋砚突然示好,请她喝了一杯8块钱的珍珠奶茶,她就被忽悠得忘了形,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报名表上已然写下她的名字,项目是高三女子200米田径。

    所以当开幕式结束之后,其他女生回教室捂着暖手袋自习,她却只能在寒风中等待检录。

    好在秦颐十分仗义,不仅给她带了暖宝贴,还去小卖部买了个热烘烘的烤红薯。两人坐在单杠底下,用宽大的羽绒服罩着脑袋,你一口我一口吃得很香。

    远处正在进行男子组跳高比赛,周围站了一圈低年级的学妹,将视线堵得死死的,勉强能看见运动员过杆时的动作。

    代表他们班参加跳高的是蒋浩,但他实力一般,在一米五五这个高度试跳了三次都没能通过,早早被淘汰了。

    最后是七班的某位男同学,以一米七的成绩拿下了这个项目的冠军。

    那男生举臂庆祝,徐知岁错开眼,不屑地哼了一声,“要是祁燃也参加了,还有他什么事。”

    祁燃的跳高能力是校内出了名的,他是校篮球队里为数不多能原地扣篮的男生,高一那年运动会在跳高项目上一跳封神,直接破了六中的挑高记录,至今没人能超越他。

    可惜的是,因为家里的事,他这次运动会没有报名任何单人项目,今天上午也请假了。

    秦颐撑着下巴问:“是他妈妈的病情不太乐观吗?”

    徐知岁垂眸,脑海中闪过舒静憔悴的面容,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想说什么却又忍住了,化作一声忧愁的叹息。

    女子200米在上午十点,徐知岁上个洗手间的功夫,起跑处已经开始检录。

    她被分在第二组,和以前五班的一个同学成了对手,两人点头打了招呼,各自开始热身。

    秦颐站在跑道外给她加油打气,还没正式比赛,嗓子已经快喊哑了,紧张程度一点儿也不输于参赛选手。

    正攒紧拳头喊加油,一道高大的身影非常不道德地挡住了她的视线。

    “开始没?她行不行啊?”头顶上传来裴子熠那慵懒没睡醒似的嗓音。

    秦颐一把推开他,垫着脚尖怒视他:“裴子熠,不带你这么欺负人的,这位置是我先占的。要想好好看比赛,自己找地方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