皈依

8、07 (1/7)
    乔漾说的‘下次’一连拖了好几天。

    她也不是故意放沈鹤行的鸽子,实在是分.身乏术。《寻找古迹》外加毕业作品,她这几日一直泡在了舞蹈室,段其羽过来找她时还一个劲地说她瘦了。

    忙碌了一周,终于到了《寻找古迹》的录制时间。

    早早地,乔漾就赶到了现场。

    比起上次过来彩排时,这次现场布置得更华丽,处处透着唐风古韵,就连演员们也穿上了相应的长袍、襦裙。

    舞姬妆容相对于其他人来说,要繁复一些。

    见时间还早,乔漾便拿了出手机。

    她打开微信,翻到与沈鹤行的聊天界面。

    这些天乔漾忙得昏天黑地,没什么时间给沈鹤行发消息。

    而沈鹤行也是一个字都没给她发。

    乔漾心中郁结了口气。

    难道他就不问问她经书背的怎么样了吗?

    乔漾暗自生了会儿闷气,给沈鹤行发了消息过去。

    【表哥】

    【我今天有演出。】

    这会儿沈鹤行应该是没课,回的很快。

    沈鹤行:【嗯。】

    乔漾:【那你就不能给我说句加油的话嘛。】

    沈鹤行:【听舒蜜说,你跳舞十几年了。】

    乔漾品出了他的言外之意,心中暗喜,继续敲字:【所以,表哥是了解过我的?】

    沈鹤行看着乔漾发过来的消息,眉心一皱,随即又舒展开来。

    他已经习惯了她偶尔不着调的话语。

    沈鹤行叉掉聊天页面,没再回这条消息。

    这时,办公室响起了敲门声,他顺声看去,是音乐系的老师陶晴画。

    “沈老师。”

    陶晴画脸上描着精致的妆容,语气亦是温温柔柔的,“今天我生日,晚上我在陵嘉阁请客,你也来吧。”

    沈鹤行扣下手机,随即便拒绝了:“生日会我就不去了,祝你生日快乐。”

    陶晴画稍怔,她轻咬了下唇瓣。

    “为什么?你晚上有事吗?”

    沈鹤行抬起眼睑,没解释,只说了声“抱歉”。

    他面色平和,声音清冽润耳,可是说出的话,却如此的让人难以接受。

    陶晴画脸色微白,眼底透着些难堪。

    周予霖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