皈依

11、10 (1/6)
    阴了一整天的海城在傍晚时,终于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乔漾从职工宿舍里出来,雨还没停。

    她看了眼黑qq的夜色,抬起水润的眸子,巴巴地望向沈鹤行。

    “表哥,我没带伞。”

    这雨一时半会儿停不下来,沈鹤行拉开桌肚,取出了一把小黑伞递给她。

    乔漾接过伞:“那你呢?”

    沈鹤行:“我去找周老师借一把。”

    晚上下了雨,学校里有一段又不好走,得把她送上车,他才放心。

    乔漾捏着伞柄,她刚想说不用麻烦周老师,他们俩人可以同撑一把伞时,便瞧见沈鹤行敲响了隔壁周予霖的门。

    开门后,沈鹤行说明了来意。

    周予霖“啊”了声,视线落到乔漾身上:“表妹今晚还回去?”

    乔漾:“……”

    他这话有歧义啊。

    周予霖又注意到乔漾手上已经有了一把小黑伞,遂压低声音对沈鹤行说道:“你们表兄妹同打一把伞不就行了吗。”

    沈鹤行:“伞小。”

    周予霖挤眉弄眼,出主意:“你搂在怀里不就成了?”

    他俩若真的是表兄妹,那抱一抱也没啥。

    现代社会不兴表哥表妹结亲。

    若不是表兄妹,那不正好是近水楼台先得月?

    沈鹤行:“……”

    他眉心微皱,眸色冷淡:“不合适。”

    周予霖一时哑口无言。

    他不知道该说沈鹤行是清心寡欲,还是该说他太直男。

    “行,等我一下。”

    周予霖从屋内拿出了一柄大伞。

    沈鹤行接过伞,道了谢,这才和乔漾下了楼。

    周予霖看着两人的背影,忍不住啧了声。

    这职工宿舍是小套二的户型,住下两人,是完全没问题的。

    真是表兄妹的话用得着这么避嫌?

    -

    这会子下着大雨,学校里也没多少行人。

    从职工宿舍到校门口这段路,属于老建筑了,修建于六七十年代,年代久远,路况也不是很好。之前没下雨时还没什么,一下起雨,路面就变得泥泞不堪。

    乔漾踩着细跟高跟鞋,怕脚下打滑,走路的速度并不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