皈依

75、第75章 .四皈依举头三尺有神明 (1/7)
    夜阑人静,床头的睡眠灯光晕柔和。

    乔漾是被渴醒的。

    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想起床喝水。

    起身之间,这才发现床边早已没了沈鹤行的身影,连温热的被窝也凉了下来。

    乔漾心头疑惑,掀开被子起床。

    出了卧室后,她看见书房里亮着乳白的暖色灯光。

    是她三年前送给沈鹤行的台灯,他一直留到现在,并且保存完好。

    乔漾推开半掩的书房门,走了进去。

    “吱呀”一声,点醒了正在抄经的沈鹤行。

    他看向乔漾,侧脸在光晕衬托下,显得更加柔和,连他整个人都温润了起来。

    “怎么不睡了?”

    “起床喝水。”

    乔漾走到他身边,“你怎么起来了?”

    沈鹤行搁下毛笔,声音淡淡的,“睡不着,起来抄抄经书。”

    乔漾视线落到桌上的宣纸上,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俊逸字体。

    显然他已经抄了很久了。

    “是因为下午的事吗?”

    她晚上就该察觉到的。

    今晚的沈鹤行除了紊乱不定的呼吸声外,格外的沉默。

    即便是平常的耳鬓厮磨间,他说不出什么大胆而开放的话,但他会考虑乔漾的感受,读一些她爱听的情诗。

    然而今晚,他什么话都没说,只是在取悦她。

    乔漾感受到他的不对劲,可那个光景下,她分不出心神。

    沈鹤行没应,而是将下午从宅子里带回来的铁箱抱了出来。

    乔漾默默地看着他动作,又看着他打开了铁箱。

    箱子的玩具基本都是旧物件,但长埋于地下,又被铁箱密封着,保存的很好。

    “这些是我小时候喜欢玩的。”

    沈鹤行突然说。

    乔漾心尖一颤,她看向箱子里,伸手拿起了一只小恐龙玩偶。

    “小时候大没人跟我玩,是这些玩具陪着我。”

    沈鹤行又开口道,情绪并不高。

    事实上他到了临台寺后,除了庙里的师兄,也没有人和他玩,镇上的小孩只是好奇他来自寺庙,剃了头发,认定他是个怪孩子,平时也不会跟他接触。

    乔漾低头捏了捏小恐龙的尾巴,眼眶倏然地红了。

    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