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第11章 第十一章 (1/5)
    什么炸鱼?没有的。

    就是有也粘锅了。

    锅子粘完,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作死值又涨十点,即刻入账,童叟无欺;坏消息是,她确定了一件事。

    妹的。这东西好硬,打不动。哪怕已经加过点了也打不动。

    而且从右手受到的伤害看,徐徒然非常怀疑,这个钟斯嘉,或许和那些卡片一样,身上也存在着某种伤害反弹机制。不同的是卡片能在反弹时免疫伤害,而他却护不住自己的脑袋。

    徐徒然这人比较实际,打不过跑就是,带着一队学生崽,跑路跑得理直气壮。就是不知为啥,身后顾晨风的表情有些怀疑人生。

    所幸那个钟斯嘉移动迟缓,脚印在地板上延伸的动作很慢。又所幸,单飞的学委没多久就又冲了回来,怀里多了个黑色塑料袋,不知装着什么东西。

    “你这带的啥?”体委眼疾手快地接过塑料袋,一边往楼上跑,一边急急道。

    “油漆。”学委上气不接下气,“之前在杂物间看到的……”

    她琢磨着,对付隐身人,最要紧的就是要及时捕捉对方的动向。光靠黑脚印未免太过被动,要是能让对方显形,那最好不过。

    “不过我刚才太急了,别的我也拿不动。只拿了罐夜光漆,不知道有用没……那家伙在干嘛?”

    她的目光掠过一楼大厅。只见钟斯嘉的脚印正以一种很慢的速度在地板上画圈圈,地板上甚至还多出了好几个黑手印,看上去像是正在摸索什么。

    “在找他的头吧。”徐徒然捧着自己脱臼的手腕,语气冷静地催促,“快别看了,都上去。”

    其他人:……

    所以你刚才的那句“头掉了”,居然不是夸张的用法吗?

    众人一时竟不知“钟斯嘉头掉了还能动”和“徐徒然能把钟斯嘉头给打掉”这两件事哪件更惊悚,只能在求生欲的驱使下往楼上跑去。

    几人冲上二楼,楼下钟斯嘉还在那里慢慢找他的脑袋。班长心口稍松,立刻安排其他人去检查二楼房间,找找看有没有什么蓝色的物件或标记。徐徒然知道他的想法后,却道:“直接上三楼。三楼第二个房间。”

    这栋民宿的所有房间她都走过,二楼和三楼的卧室她还都看过不止一遍,因此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其他卧室并没有什么蓝色的装饰。只有三楼第二间,挂着一幅带蓝色颜料的画。

    三楼第二间离逃生梯也近,若是被追上也好逃跑……众人当即直朝三楼而去,中途班长又指挥着几人,将每间卧室的钥匙都找出来,将所有卧室门从外面锁上。

    “这样钟斯嘉一间间检查起来,要花费的时间就会更多。”他向其他人解释道。得亏他们入住时老板有告诉钥匙所在,找起来也没费什么工夫。

    徐徒然托着自己红肿的手腕围观,虽觉得这个思路没什么问题,却隐隐预感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然而有预感也没办法——事到如今,总得设法多争取些时间的。

    在他们进入302时,楼下钟斯嘉才刚刚踏上一楼楼梯。时间显得更加宽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