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第155章 第一百五十五章 (1/10)
    另一头, 香樟林内。

    冥冥中,似是察觉到了什么。日夜不停的鞭挞装置齐齐停止运转,巨大的木头人僵硬地抬起脑袋,看向无尽的林子深处, 喃喃开口

    “……啊。”

    “出什么事了吗?”苏麦从手推车的后面探出头来, 脸色难看, “我好像感觉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木头人垂下眼眸, 没有说话。过了片刻, 方听苏麦旁边的一只大黑熊沉声开口“有很可怕的东西, 出现了。”

    “别问。别看。别想。别去感知。”

    “……”苏麦眼神微妙地看它一眼, 又看了看身后闭目装死的木头人,忍不住低声道,“不是吧,我都在这儿待这么久了,你还不敢用本体和我说话?”

    木头人只当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坚持借着大黑熊的嘴巴说话“把所有的虫子, 都推进虫馆。把所有的人,都运到这儿来。”

    所谓的“这儿”,指的即是它本体面前的那一大块血色琥珀铺成的祭坛。此时此刻,大量黑熊白熊正在祭坛周围奔来跑去,或是两两抬着担架, 或是独自推着小车。担架和小车上,则基本都是之前被其他能力者送进来且尚未净化完成的被寄生者,包括刚刚被徐徒然送进来的那一批。

    出于谨慎,苏麦和大黑熊在计划的一开始, 就将他们统统打晕了事。打晕之后, 还全部捆住手脚与眼睛, 一眼望去,仿佛一个个正在紧急运输的粽子。

    一地粽子中,唯有两个例外——只见木头人的正前方,两个人影正并排躺着,手脚舒展,身下还垫着柔软的叶片。

    两人所垫的叶子,来自一株足有三层楼高的青翠大树。这会儿它正站在祭坛的边沿,尽可能地伸长树枝,将二人都笼罩在自己的树荫之下。

    其中一人,正是从前一天便开始沉睡,以求升级的杨不弃。或许是因为生命倾向升级的副作用,他这会儿身上又长满了小树枝,不仅如此,外溢的生命力甚至还影响到了周遭的其他存在,距离较近的香樟树都蹭蹭猛蹿,连带着木头人的身上,都开了不少小花花。

    而另一个,却是不久前刚在外面炸成烟花的徐徒然。

    当然,因为位置问题,木头人和苏麦此时对另一个“徐徒然”炸了的事一无所知。他们只知道不久之前,徐徒然着急忙慌地赶到香樟林的入口处,从里面薅出一只白熊,告诉它自己要睡觉,要它将自己的身体和随身物品都带进林中放好,其中包括一个存了录音的手机,并再三强调,里面的录音非常重要。

    早在拿到手机录音的第一时间,苏麦就已经听了里面的内容,还不止一遍。按说该有的心理准备都已有了——然而此刻,注意到林子外面的变化,他还是不由自主地感到头皮一阵发麻。

    严格来说,他什么都没看到。这片林子有域保护,是看不到外面情况的,哪怕徐徒然已经将之与自己域相连,这点也没有任何改变;但有些东西,哪怕不用“看”,也是能察觉的。

    比如涌动的力量,比如笼罩的阴影,比如某种凭空出现莫名恐惧……

    苏麦小时候,曾经带着妹妹溜去工地玩,亲眼看到过一块比他还高的钢板从高处往下掉。所幸他站的位置很巧,距离钢板的落点尚有一段距离,即使如此,在那块钢板逼近的瞬间,他仍是感到了一种扑面而来的强烈压迫感,仿佛天空在倾塌,死神在咆哮,灵魂都好像被抽出了躯壳。

    而此刻,他还什么都没有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